《成为黑马》:在个性化时代获得成功的最佳方案

《成为黑马》:在个性化时代获得成功的最佳方案

 

今天为您解读这本书是成为黑马。

这本书还有一个副标题叫在个性化时代获得成功的最佳方案。

不知道你注意到没?黑马这个词说出口,潜台词就等同于意外或者随机。

这个词被广泛使用是在一八三一年,英国前首相杰明迪斯雷斯出版了一部小说年轻的公爵之后,这部小说啊讲了一场精彩的赛马比赛。

比赛刚开始,两匹夺冠呼声最高的优质马一路领先,眼看着快到终点线要一决胜负了,不料忽然有一匹黑马从后面追上,一举夺得了冠军。

我们对这种颠覆传统的逆袭故事啊津津乐道,而且深受鼓舞。

不过鸡汤喝完了,要真说从黑马身上学到了些什么?好像又说不出什么一样。

所以啊有人说这种人你没法学,别人从小不上学或者中途辍学,你敢吗?那肯定不行啊,家里有条件供你读书,我们得老老实实读个大学研究生,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肯定要拼尽全力拿个好成绩,毕竟竞争过于激烈,你不努力很快就会被淘汰。

确实话糙理不糙,我们肯定学不来。

这些大人物中途辍学。

但是这本书的两位作者认为,黑马并不是随机产生这个事儿,单看一个个体我们会觉得是个意外,但是当你统计了足够多样本的时候,能从中发现一些很有意思的规律。

这些黑马身上往往都具有一些统一的特质。

哈佛大学教育学院托德罗斯教授和神经科学家奥。

及奥加斯两位作者发起了一个黑马计划,专门研究这些黑马是怎么成功的。

而且你可能不知道,两位作者研究这件事儿还不是出自什么学术传统,而是完全出自私心,可以说啊他们自己就是黑马,他们是在生活中备受折磨,总是不断逆流而上的人。

托德罗斯教授十七岁就辍学了,他曾经在农村靠卖栅栏养家糊口。

另一位奥吉奥加斯教授曾先后五次从四所不同的大学辍学,没得到一份稳定的工作不说,甚至一度还靠卖旧书来维持生计。

这些经历更让他们意识到,研究黑马现象可能会提供一个特别的视角,看看这些在主流社会之外离经叛道的人,是怎么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达到一种卓越界。

理解的再多说一句,托德罗斯教授此前还写过一本书叫平均的终结,这本书啊主要说的是人类太复杂,根本没法用平均主义来衡量高级人才从来都不是标准化的产品,而是自由发展的产物。

这本平均的终结啊,我们听书栏目解读过,万维钢老师的精英日课也专门讲过,感兴趣的话欢迎去看一看。

接下来我会分为两个部分带你旁观这项哈佛大学的黑马计划。

第一部分我们先说说社会主流认可的标准化思维和黑马思维有什么区别?为什么黑马思维更有利于你取得成功?第二部分,我们来弄清楚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成为黑马。

好,我们先来回答社会主流认可的标准化思维和黑马思维有什么区别。

读完这本。

说我发现两者最大的区别核心就是一句话,那就是标准化思维一直在追随世界规定的一体,而黑马思维则始终是自定义。

什么叫追随世界规定的议题呢?指的是啊我们大多数人面对的那套约定俗成的行为范式。

针对我们面临的问题,其他人用了一套标准答案模板。

我记得电影死亡诗社刚开头的一幕,就是在威尔顿贵族学校开学典礼,即建校一百周年华诞的演讲台上,校长诺伦博士问在座学生们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啊是每个学生、每个新学期开始都会被问到的,那就是绅士们,我们学校的四大校训是什么?孩子们齐齐站起来回答:传统、荣誉、纪律、优秀。

这是威尔顿贵族学校,能成为全美。

最好大学预备学校的原因,也是大多数学生从小被教育的标准化思维。

成功的方法是确定的,孩子们需要做的就是足够刻苦努力,追随世界规定的议题,一级一级的判断人才阶梯,先考个好大学,再找个好工作,一口气坚持下去,这样才能取得成功。

不过作者发现,拥有黑马思维的人一直追求做自己,他们看起来离经叛道,但却在人生中不断地自定义一体。

比如在快餐店打工的珍妮,二十多岁,高中啊没毕业,是个单身母亲。

如果按照标准化思维,世界给他规定的议题应该是好好打这份工,解决好自己和孩子的温饱问题,而不要去冒风险做一些不切实际的事,但是他给自己定义的。

一提示,去了解更多关于天文学的知识,日后啊说不定能成为一名天文学家。

你看,一个没有接受专业教育的人,要想成为天文学家,这个事儿可不就是不切实际的吗?不过最后珍妮通过向天文台的专家们请教和实践,成为了自一七八一年威廉赫歇尔发现天王星之后,第一个发现新行星的业余天文爱好者,而且他还和别人合写了二十多篇论文,并发表在学术期刊上,其中啊包括学术界的顶级刊物科学期刊。

再比如,一位医疗器械厂的女工叫苏珊,她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母亲死于癌症,父亲呢一直是个工人,家里还有三个兄弟,他从小就承担了长期繁重的家务,早早结婚,嫁给了一个有家暴倾向的丈夫。

照这样发展,世界给他规定的议题应该就是成为一个常理的高级技工嘛,但是你肯定想象不到,他给自己定义的议题是成为一个音响工程师。

苏珊没有任何演奏乐器的经验,也没有什么音乐行业的人脉资源,但为了实现自己的音乐梦想,他尝试了各种只要能和音乐沾上一丝丝关系的工作,最后凭借着自学和努力,成为了伯克利音乐学院的一名全职教授。

卢梭说过一句话,大多数人都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中,而珍妮和苏珊是在这种境地中冲出来的人。

他们用五花八门的方式折腾,他们选择自己最能获得满足感的方向,完成自己定义的人生议题。

这就导致下一步标准化思维和黑马思维两者对风。

评估也是不一样的。

我们来简单解释一下,标准化思维对风险的评估是从客观事实出发,具体指的是我们普通人在特定情况下获得成功的概率,是个统计学的概念。

比如如果每一千个程序员只有一个能进入谷歌工作,那说明根据标准化思维能进谷歌工作的概率就非常小。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具有风险的职业规划。

如果没应聘成功是情理之中,如果应聘成功了,那完全是运气。

好,从客观事实出发当然没什么问题。

不过在作者看来,让这些黑马人物真正与众不同的就在于他们评估风险的方式是由适合来决定的。

外界常常质疑,认为拥有黑马思维的人好像看上去都不考虑风险。

作者通过调研发。

其实完全不是这样,黑马思维的人不仅会和其他人一样倾向于考虑最坏的风险,而且他们还会根据自身特点进行更复杂的深入分析。

他们善于评估自己内在的兴趣点与某个机会之间的匹配程度,因此啊适合体现为自己和机会之间的多维互动。

一个特定机会能激活的兴趣点越多,他们通过选择而产生的热性就会越大。

结果显而易见,这种选择所引发的风险也就越低。

只要彼此适合,就是低风险的机会,相反,只要彼此不适合,那就是高风险的机会。

他们不问这行好不好找工作,这个工作挣多少钱,这个职位地位高不高,他们问的是这个工作分析下来我有多喜欢,他们更在意自己是否。

真的享受做这件事本身。

前面我们提到了伯克利音乐学院的教授苏珊,他选择进入音乐行业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声音艺术大学做接待员。

根据标准化思维,这实在算不上什么聪明的决定,毕竟这样一来,他的工作就会被局限在办公室,而不是和音响工程有关,并且说不定他现在选的这个岗位啊就会成为他一辈子的职业。

因为如果从概率出发,恐怕一万个接待员也很难有一个能成为音响工程师。

但是苏珊做出这个选择,就是基于他对自身特点的深刻了解。

接待员提供的是一种服务性的工作,他对提供服务一直都很有热情,而且他知道这份工作还会间接帮助自己接触到音乐教师和教材资料,说不定还能。

打听到一些什么小道消息,并且还能利用这个机会自学掌握一名工程师所需要的知识技能。

这和我们之前知道的北大保安能够考上北大其实是一样的道理。

到这估计你会对黑马思维有一些自己的看法。

不过为什么作者认为黑马思维就更有利于你成功呢?这里啊有两个最关键的原因,第一是时代变;第二,黑马思维更符合我们自身的发展和幸福。

标准化思维是二十世纪标准化生产方式的产物,要追求效率和确定性,就必须得有流水线作业、完善的组织架构、一套可推广的标准。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生活在一个追求数据化服务的时代,这是一个由千人千面的算法技术组成的世界,这些技术手段的本质。

调整,都是在提供个性化服务。

在这个时代中,教育更倾向于发现人、点亮人,让你学会自我思考,对成功的定义也不再只有取得财富,获得积极跃升。

这么一种黑马思维的不是因为卓越而满足,而是在满足中达到卓越。

好,接下来我们就来弄清楚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成为黑马。

这本书里总结了几个成为黑马的策略,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有两个关键点。

第一,黑马人物擅长发现并激活自己的微观动机。

作者提到,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动机强度会在幼儿园的时候达到顶峰,然后开始逐渐衰减。

单纯从我们小时候抢着举手回答问题,家长往后害怕被老师叫到名字这个心理转变。

吃就能看出来。

二零一六年盖洛普的一项研究发现,五年级大概会有百分之二十六的学生上课不专心,然后是到初中再到高中,这个比例会一直上升到百分之六十六。

即便是毕业后找到一份还不错的工作,也会有百分之六十七的人认为对自己的工作提不起兴趣。

要想成为黑马,就意味着首先你得学会发现自己的微观动机,尊重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毕竟如果你长期处在一个压抑或者乏味的环境中,是不可能激发出自己真正的潜能。

不过说起动机这件事儿,其实我们都特别清楚,谁会不知道自己的动机呢?我们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为了什么而做。

但是你注意啊,作者这里说的是微观动机。

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虽然能够提。

查到自己的踪迹,但是很少有人会有意识地拆分自己的动机,比如同样是干一件事儿,你会发现它里面有若干个阶段,一个动机啊也是可拆分的。

微观动机是有一系列强烈而持久的感觉组成的,它们隐藏在你无意识的自我深处,包括某些细微的偏好、直白的欲望以及一些私密的想法。

换句话说,他们有点像一堆埋在地底下待开发的宝藏,往往需要你创造适当的环境才能被开发出来。

每个人的微观动机都是独特且具体的,如果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对自己产生的明显情感变化保持警觉,多拆分几层,就能慢慢掌握识别出微观动机的方法。

作者给这个过程取了个名字,判断游戏。

做这个游戏的目的就是为了激发。

他自己对外部的情感反应越主观越好。

比如在你想评价律师这个职业的过程中,试着确定下面哪个想法会让自己觉得有意思,是搜集学术资料、发表论文的过程,还是在法庭上为代理人申诉的过程。

再比如,你是一名学生,在数学课上感到有点无聊或者有点生气,那就把注意力集中在造成这种感觉的确切来源上。

答案肯定不会像我不喜欢数学这么简单。

原因呢可能是你听不懂老师在说些什么,所以宁愿自己去读书上的文字吗,或者是你觉得离其他同学这么近让自己很不自在,所以需要保持更远的距离。

还有你安安静静做这么长时间有点困难,所以想赶紧下课跟同学们聊个天,又或者是你想听老师像讲故事一样娓娓道来。

就是枯燥的罗列那些事实和方程式,这里的每种反应都隐含了一个极为不同的微观动机,你的微观动机可以是其中一种,或者同时包含好几种,这是我们对自我觉察的一套组合,这个组合里约束条件越多,对自己的认识也会更深刻。

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曾经说过,不要愚弄自己,其实自己才是最容易遭受愚弄的人。

言外之意啊,就是我们常常对自己的觉察远远没有对别人和对外界的多,可以说不怕你觉察多,就怕你没觉察。

作者在这本书里就举了个例子,柯琳娜是一位二十八岁的年轻女性,他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成为了美国一名白宫政治行动家。

他在竞争激烈的政界拥有一份众多人羡慕的职业起点。

但是啊二零零九年的时候。

当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向他抛出橄榄枝,邀请他到纽约市政厅工作的时候,他犹豫,事实上他觉得自己非常疲惫,而这种疲惫感并不是由于工作辛苦造成的。

他深入反省后意识到自己并不快乐,他最喜欢的政治任务是为领导的竞选活动举行公众集会,这使他有机会可以大规模的组织人员进行宣传。

他喜欢负责旅行规划,并对组织总统游行做出细节安排,他能够听懂上级随意表达的一些想法,然后快速地把这些整理成一份简短的谈话要点清单。

他的大脑就像一个高速运转的离心机,可以接收信息,并且快速地把重要和不重要的内容给分开。

但是啊当他被分配进行政策研究工作的时候,他就会觉得不快乐,他逐渐意识到,每当。

自己不想工作的时候,就会专门花时间去整理东西,连收拾衣橱或者打扫厨房这样的小事也会让他振奋起来,他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是整理东西。

于是在柯琳娜意识到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和实际工作之间存在差异之后,他就走到了自己人生的转折点。

他在一家咖啡店坐下来,写了满满四页待完成工作清单,上面列了一系列自己想要成为一名专业的组织者所需要做的事情。

到了二零一零年年底,他正式结束了自己的政治生涯,在自己的工作室里致力于帮助人们规划生活和物品。

你看,驱使柯琳娜的微观东西是她渴望整理东西,这已经是一个相当具体的动机了。

但是如果我们更深入一层会发现,对于科琳娜来说。

更具体的一点是整理物理空间。

不过在外界看来,整理房间的这种愿望似乎显得太离奇、太琐碎,根本没有资格被称作动机。

但是对于柯琳娜来说,正是这种高度个性化的微观动机,引导他过上一种富有成就感的真实生活,他的事业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好,刚刚我们说完了第一个关键点,第二个关键点就是黑马人物没有长远目标,他们通过追求局部最优来达到全局最优先。

简单说个小故事,我们常常以为国际象棋高手区别于业余选手的厉害之处啊就在于他们可以轻松计算出后面很多步的走法,但实际上大多数国际象棋大师下棋方式并不是这样,相反他们只关注一步棋。

的下法,他们盘算的只是哪种选择,会让他们下一步棋的棋子落在最有可能获胜的位置。

因此啊他们在考虑面前棋盘的具体布局,以及对方下一步可能如何出手。

比如在超级计算机和国际象棋大师的第一场比赛中,当ibm公司的超级计算机深蓝与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对决的时候,尽管计算机每秒是能看到一亿到两亿个棋盘位置,从而可以考虑棋子未来最多十二步的走法,但是第一场卡斯帕罗夫还是击败了深蓝。

不过在第二场比赛中,深蓝就获胜了,他成了第一个击败人类冠军的人工智能,因为程序员修改了他的代码,这样他就不再仅仅依靠对棋盘未来发展形势进行一个蛮力的计算,而是学会了对下一步棋子的情境价值进行一个人性化的思考。

好到这儿。

这个小故事虽然说完了,但是我觉得作者更想让我们通过这个故事来思考长期目标和短期目标之间的区别。

我们先来做个思想实验。

你可以想象一下,人生是一片山区,自己的任务呢就是爬到最高的那座山的顶端。

我们现在的挑战呢就是没有这个山区的地图,所以当然你就完全不知道这片山区中哪座山最高,它的位置在哪。

因为我们是从接近海平面的地方开始攀登,所以只能看到自己附近那些崎岖的斜坡,那么要怎么做才能找到一条有望成功的攀登路线?这个案例啊就是一个被数学家称为全局优化的问题,黑马人物就非常适合迎接这种挑战。

从表面上看,他们为了获得专业技能而走过弯弯曲曲的人生道路,往往是出于运。

而不是源于理性思考。

但是啊数学家们有一个词可以用来形容他们为了达到卓越而采用的一种虽然不明显,但是具有目的导向的过程,这个词就叫梯度上升。

简单来说,梯度上升的工作原理就是首先你站在起点,先别急着出发,先看确定哪一个斜坡最陡,然后你朝那个最陡斜坡的方向爬了一会儿,然后停下来,再从这个更新的位置再看,判断这个时候是否有更好的判断方向,特别啊是能否找到一个更陡的斜坡。

通过一次又一次的重复这个过程,你会爬得越来越高,直到最后你到达峰顶。

虽然这个过程你可能找不到最快的途径能够到达顶端,但他最终会一步步把你带到巅峰地带。

这个思想实验有一个非。

强重要的特点,它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黑马人物的局部最优会比强调了解目标、努力工作、坚持到底的标准化思维,更有可能引导你走向成功。

每个人的人生山峰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地形,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的微观动机,你可以看到的山峰和山谷与你身边的人是完全不一样的,那么也就意味着没有一条走向卓越的通用道路。

相反,如果你在起点就选择了一个目的地当作自己的目标,就相当于完全忽略了沿途的风景。

比如你从小就想当一名科学家,大学之院呢选择了北大物理系,你能确定自己读完了几年专业知识,还和当初的想法一样吗?你无法确定你的价值观、人生观、兴趣爱好都在变化,几年后的你,是你现在。

压根儿想象不出来的。

而且作者认为,从数学上来说,世界上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一种对任何人都适用的发展专业技能的最佳方式。

要想成为黑马,你需要做的就是在每一步把自己最关心的事情做好,从一个个局部最优中寻找全局最优,才是对抗这个充满不确定性世界的最佳策略。

好,到这里,这本成为黑马其中精华的部分我就为你解读完了,最后我还想和你聊聊我的个人感受。

读完这本书,我想起了向彪老师写的一本书把自己作为方法里对人的生产和人的再生产这两者的论述。

简单来说,标准化思维类似于一种人的生产,说的是人怎么样被培养成一个生产的要素,人是产品追随世界规定的议题。

而黑马。

对则是一种人的再生产,说的是人怎么样再生产自己。

人是目的,不是手段,我们当然应该自己定义人生中的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站所有资源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所有,这里所提供资源均只能用于参考学习用,请勿直接商用。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更多说明请参考 VIP介绍。

最常见的情况是下载不完整: 可对比下载完压缩包的与网盘上的容量,若小于网盘提示的容量则是这个原因。这是浏览器下载的bug,建议用百度网盘软件或迅雷下载。 若排除这种情况,可在对应资源底部留言,或联络我们。

对于会员专享、整站源码、程序插件、网站模板、网页模版等类型的素材,文章内用于介绍的图片通常并不包含在对应可供下载素材包内。这些相关商业图片需另外购买,且本站不负责(也没有办法)找到出处。 同样地一些字体文件也是这种情况,但部分素材会在素材包内有一份字体下载链接清单。

如果您已经成功付款但是网站没有弹出成功提示,请联系站长提供付款信息为您处理

源码素材属于虚拟商品,具有可复制性,可传播性,一旦授予,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退款、换货要求。请您在购买获取之前确认好 是您所需要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