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家狗我读论语读后感(丧家狗我读论语摘抄及赏析)

《史记》读至孔子世家,有一段话:

孔子适郑,与弟子相失,孔子独立郭东门。郑人或谓子贡曰:“东门有人,其颡似尧,其项类皋陶,其肩类子产,然自要以下不及禹三寸。累累若丧家之狗。”子贡以实告孔子。孔子欣然笑曰:“形状,末也。而谓似丧家之狗,然哉!然哉!”

最初看到这段话,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还是我在兰州上学的时候,听古代汉语老师讲北京大学有一个叫李零的老师,写了一本书叫《丧家狗——我读论语》,可观。后来工作了,手头有了薪水,就买了李零的书来读,果然很有趣。

丧家狗我读论语读后感(丧家狗我读论语摘抄及赏析)

李零教授从太史公司马迁记录的那段话开始,讲了一个在现实世界里苦苦追寻理想家园的孔子形象,他说,任何怀抱理想,在现实世界里,找不到精神家园的人都是丧家狗。这点来说孔子,很恰当。怪不得子贡向孔子转达了郑人丧家狗的言论,孔子是欣然笑的态度,还开心地说:“然哉,然哉!”呢。孔子是是理想主义者,是丧家狗,是堂吉诃德。

我以前给学生讲论语和孔子,就给他们讲这一段。指导几年以后,有学生和我谈起丧家狗之语,印象还深。大家都在为心中理想苦苦奔波,可能是在颠沛中产生了精神的共鸣。

我上学的时候,选修《论语》导读课,授课的是来自秦安的一位先生,姓贾,面容清癯,态度温和。

期末考试,贾先生布置给学生的作业是背诵《论语》的任意一章,但是第二十尧曰除外。我在期末考察背诵时,一口气背下了学而、为政、八佾、里仁四章,贾先生给我给的分数很高。我拿着我的从廉价书摊上五块钱买来的《论语》让贾先生签名。他看见我在空白处歪歪扭扭写下的“读书明理”几个大字,微笑着说:“空白页已经有你的墨迹了,我签在后面吧。”我的脸窘红了。贾先生便翻到了最后一页,工工整整地用行楷字体写下了他的姓名,在姓名后面又写了自己的电话,在要递给我时,他又拿过去,对我说:“手机会变,我把家里的座机也写下来。”写完了,他把书递给我,嘱咐我要好好读书。

后来每逢过年,我就给以前带课的几位先生发短信祝福。如此一直坚持了三五年。

《论语》最终没有全部背下来,我把那本贾先生签名的那本书常放在枕边,闲了就翻翻,看看颠沛流离在现实世界里的孔子。

后来,有一年春天,我和二中的几个同事腾了一间空礼堂,洒扫干净,由我给学生讲《论语》。一个学中文的副校长从二中已退休的老师那里要来了墨宝——一副对子,对联内容我已不记得了,只记得那位老先生写的字模仿发王羲之,有《兰亭序》和《圣教序》的味道,笔法很潇洒。我们又找来同事画的国画,装裱一新,一个讲堂就成了,也是书画飘香,窗明几净。

我给学生讲《论语》,其实是和学生一起读《论语》,学生热情高涨,每当在周二课间,我上完四节语文课,就去礼堂给他们讲课,学生不拘年级和文理科,都来听,是闲听,也没有课程作业,他们都很爱来。一些想逃掉下午自习的学生便躲在我的课堂上。那时正值暮春,礼堂外有几株高大的柳树,柳芽吐蕊,黄鹂翻飞,我们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

我打算讲完《论语》就讲《红楼梦》,讲李白和杜甫。

后来生了变故,我也带了高三,讲座竟然废弛了。

随着讲座的废弛,那间礼堂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寂静,尘土悄悄落在了我们装裱一新的书画上。

其后,每每想起那段日子,我就觉得自己也曾经像一个理想主义者那样,怀着古道热肠,坐而论道,纸上谈兵,也作了一段时期的堂吉诃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